标签: 篮球基本功都包括哪些方面

大智先锋体育 篮球基础战术—传切配合

篮球是一项团体运动,仅仅靠个人的能力是不够的,无论是在职业赛场还是野球场,掌握一些基础的战术配合,能够更高效地帮助球队!同时给自己更好的球场体验。

篮球战术基础配合包括进攻基础配合和防守基础配合两部分,进攻基础配合包括四大基础战术配合,即传切配合,策应配合,突分配合以及掩护配合。防守基础配合包括夹击,关门,补防,换防,挤过等基础配合。

传切配合是由进攻球员之间利用传球和切入配合完成的战术,一传一切使进攻更加高效,具有很大的球场威胁性。

进攻球员①,②分别落位于弧顶及45°角,①号球员持球并传球给②号球员后做摆脱动作,向内纵切,接②号球员的回传球上篮。②号球员回传球后,迅速摆脱防守,向篮下移动冲抢篮板。

通过①和②的配合,达到超越对方、抢占有利地形、时间、位置、角度的目的。在进行传切配合的时候,传球和切入的球员特别要注意摆脱的脚步要干脆、接球球员②要做“三威胁”动作。

纵切配合是传切中的基础配合之一,首先要注意技术动作的规范,其中通过脚步移动摆脱对方接球和空切以及掌握好传球时机是最重要的。传切就是在同伴的配合下,超越对手,抢占有利的位置。

进攻球员①,②分别落位于弧顶及45°角,②号球员持球并传球给①号球员后向内横切,接①号球员的回传球上篮。①号球员回传球后,迅速做摆脱防守的动作,向篮下移动冲抢篮板。

②横切时要注意摆脱、切入、张开双手的技术规范动作。两人横切配合需要注意的是,②号横切球员的摆脱动作要做得充分,摆脱后的横切启动速度要快,并且注意侧肩转体和扬臂要球的动作,以便于在篮下接到球后直接进攻。

①号和②号球员分别落位于弧顶及45°角,②号球员持球并传球给①号球员后沿底线向内切入,接①号球员的回传球上篮或者投篮。①号球员回传球后,迅速摆脱防守,向篮下移动冲抢篮板。

反切和横切基本相似,不同点在于反切需要②号切入球员利用反跑沿底线切入篮下。①号球员回传球给②时,要让球领着②号球员往前走,让球在空中等着②号去接,而不是被动地传球,反跑的②号球员要大胆的往内线切。空切到篮下的球员接到很高的球落地后再起跳要高、要快。配合中要求首先摆脱后的反跑动作要突然,并在跑动中注意观察球的位置,另外,传球队员①的传球时机、角度和力量的掌握也是配合能否成功的关键。

①,②和③号球员分别落位于弧顶及两个45°角,②号球员持球并将球传给①号球员,此时③号无球球员做摆脱,向内横切,同时接①号球员的传球上篮或投篮。

三个人之间的传切配合,就是两名球员在一边做佯攻,另外一个球员进行真正的攻击,隔位传切是指一侧队员传球后,另一侧的队员空切,实质上是横切配合的一种变化,要求与横切配合基本相同。

①,②和③号球员分别落位于弧顶及左右两个45°角,①号球员持球并传球给②号球员,然后向内纵切至篮下,接②的回传球上篮或投篮,如果①没有机会接到②的传球,立即沿底线移动至弱侧区域(无球区域),同时③号球员横切至篮下附近,接②的传球进攻。

如果第一次综合传切配合中,①和③号球员都没有机会接到②的传球,那么进攻球员可以调整位置,即①号球员补充至原③号的位置,②运球至原来①号的位置,同时③号沿底线补充到②的位置,而后再次进行传切配合。

纵切横切综合配合,是指在一侧传球后,两名队员分别进行纵切和横切,配合中除了注意空切的基本要求之外,还要注意纵切和横切的时机把握,掌握好进攻的节奏。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智控股集团” 部分整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中国篮球后备人才堪忧 球员光有个子没有基本功

参加这次冬训“大比武”的128位球员平均年龄不到17岁,2米10以上身高的有8名,2米到2米10身高的有44名。

冬训教研组组长唐煜章说,这批球员身体条件都非常不错,而且也不缺乏好苗子,但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一个问题——基本功不行。

“这是中国篮球发展的一个痼疾,也是一个亟须解决的现实问题。”唐煜章说,“我们长期以来存在一个现象,就是青年队要给队员补体校时该抓的基本功训练,成年队要给球员补青年队时的基本功训练,到了国家队,教练有时也要补课。”

资深教练宫鲁鸣过去执教国家女篮时,也担任过“补课老师”。他说,在这次“大比武”中有个项目叫一分钟强度投篮,这是参考国外球队经常进行的3分半投篮训练设立的测试项目,根据国际标准,球员在3分半的时间里应出手约43次,要命中35个至38个球,而国内成年队的球员在3分半里只能出手约30次,命中数也只有20多个。从这组数据不难看出国内球员与国外球员在基本功上的差距,而国内年轻球员如果测试效果可能会更不理想,所以就先设立了1分钟标准。

在海埂,记者了解到一个出人意料的情况:一些球队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只有10多元钱,这对于这些身材高大且正处在发育期的巨人来说,无异于是“饥饿难耐”的。像辽宁队球员每天的伙食标准就只有14元,而好一些的球队每个球员一天的伙食标准也就30元。

宫鲁鸣说,现在大家都知道CBA,但他们的青年队以及各地方的年轻球队基本“无人问津”,很多球员甚至要自己贴钱。他说:“比如这次冬训,中国篮协本来想把所有青年队都汇集一堂,但由于经费有限,只能按成绩挑选一些球队前来。”

“还有一个问题也必须得到重视,就是高水平教练员缺乏。”宫鲁鸣忧心忡忡地说。他说,篮管中心对此非常重视,除了加强国内的各级教练员培训外,还与美国孟菲斯的一个篮球培训机构签了5年的合作协议,每年都为中国教练员进行专门培训,特别是年轻教练员。现在,在冬训期间也开办了教练员培训班,

“不过,青年队教练员更多的是奉献。”宫鲁鸣话锋一转说,“与CBA教练员相比,青年队教练员在待遇等方面是远远落后的,但很多人依旧踏踏实实培养年轻人,这非常值得钦佩。”

在研究解决后备人才问题的时候,很多人提出了转变体制,提出把各俱乐部的青年队放到高校去办,走教体结合的路子。对此,宫鲁鸣认为这应该是未来之路,但在中国要如何走需要具体分析,不过有一条总原则能够确定,就是在不降低训练水平的基础上可以尝试平稳过渡。

宫鲁鸣说,现在大学生篮球发展势头不错,他们凭借高校教育的资源吸收了很多人才,整个交流体系比较有利于发展,不过也有明显的问题,就是总体训练水平还不够高;而与之相对,俱乐部二线队虽然保持了相对高的训练水平,但出路问题也备受关注,如果能把高校与俱乐部二线队的资源进行整合,应该可以走出中国篮球发展的未来之路。